宠物网红催熟网红“萌经济”

你知道王思聪,那你知道王可可吗?没错,王可可就是那只号称“人不如狗系列”的网红界第一阿拉斯加。作为“国民老公”王思聪的爱犬,王可可坐拥200多万微博粉丝,成了风靡一时的网红宠物,完美诠释了它的官方微博认证:“狗生赢家,思聪爱犬”。其实,越来越多的宠物网红已经成为很多人日常关注的重点,它们的一举一动都能引爆网络言论,并形成一种特殊的宠物网红经济。

条条大路通罗马,宠物成为网红似乎更容易

宠物似乎天生就比人更容易成为网红,它们成为网红的方式大致可以分为三种。

一,“出生就在罗马”,拼爹也能成为网红

2014年,王可可被国民老公王思聪在狗群之中多看了一眼并领入王家之后,它就理直气壮的靠老爸王思聪上位成功,开始了“骄奢淫逸”的精彩狗生。从“王可可是个碧池”这个微博里,我们可以看到王可可用的是意大利奢侈品牌葆碟家的狗碗、狗项圈、狗妃榻;吃的是乌拉圭的牛腱肉,喝的是Fiji Water;出入豪车接送,远行不是头等舱就是私人飞机……就跟它的微博中写的一样:“我的本职工作就是花钱”。

无独有偶,另一只名叫“马达”的阿拉斯加宠物网红同样“狗生精彩”。据了解,马达最初也是一只宠物明星,曾经参演了韩寒的电影《后会无期》,后来被韩寒收养,自此开启了它“霸道总裁”式的狗生。有了爸爸韩寒的明星效应,自带萌点的马达坐拥三百多万粉丝,成功跻身一线宠物网红。除此之外,还有蔡依林的屋虎、王源的嘟嘟、鹿晗家的cat等等,这些宠物在主人的光环下,同样拥有大批粉丝,坐拥万千宠爱。

对那些饲主本身就是流量大IP 的宠物来说,哪怕只是普通的长相,或者曾经是流浪猫或者流浪狗,从被领养开始就注定了它们会比一般宠物的起点要高,似乎马上就能成为下一个宠物网红。就像王可可一样,如果主人不是王思聪,也许它就是一只普通的阿拉斯加。而很多人一开始关注像王可可一样的萌宠,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对顶级富豪或者是明星们神秘生活的窥探欲。

二,拼不了爹,但天生丽质,靠性格也能取胜

说到靠颜值取胜的萌宠,就不得不提红遍豆瓣的小猫瓜皮。据了解,瓜皮最早为人所知,是因为一位上海网友将头戴柚子皮帽子的小猫当做头像,因为小猫背部是非常对称完美的西瓜皮图案,所以被网友们取名为瓜皮。之后瓜皮凭借两撇与众不同的小眉毛和萌死人不偿命的表情火遍整个豆瓣,被称为论坛最火萌猫,由此产生的大量表情包,令它成为当年最火的萌宠之一。

除此之外,还有很会摆姿势的吉娃娃Miami、爱旅行的美国本土猫Millie、与冰雪风雨搏斗过的小猫Burma、环美旅行的搜救犬Kahlua等等,这些萌宠们既没有得天独厚的身家背景,也没有血统优势,但是却能红遍社交网络,似乎正是印证了那句话:在互联网上,即使是一只宠物,也能借助社交平台,在全世界范围内变得无人不识。

三,明星演戏是为红,宠物演戏是为萌

有很多影视作品中总会出现萌宠们的身影,它们没有超高的演技,但就是能在没有一句台词的情况下,靠萌取胜。例如《警花与警犬》中的天狼和樱桃,《神犬小七》里的小七等等,这些萌宠们在剧中圈粉无数,甚至超越了男女主角。

当然,还有那些像是《忠犬八公》、《导盲犬小Q》等这样向人们传达了人与狗的亲情电影,里面的萌宠们虽然不是走卖萌路线,但是依靠细腻的情感表达,同样能让它们一炮而红,成为当之不让的萌宠网红。据有关人士表示,这些外界关心的宠物演员们的片酬,有些甚至高达七位数,简直令大多数人望尘莫及。

宠物网红催熟网红“萌经济”

一般来说,网红都会借自己的身份赚取经济利益,作为另类网红的宠物们自然也是吸金小能手。

首先,各种周边用品应有尽有。随着养萌宠成了人们生活的日常,对那些因为外界或者自身因素想养却不能养的人们来说,萌宠的各种萌照成了他们的精神食量。可以看到目前各大网络社交平台总是会有人发出“吸猫”和“吸狗”等等言论,这使得售卖萌照周边成了萌宠网红们走向变现的第一步。

据了解,淘宝上售卖以“世界上最可爱的小狗”BOO为造型的毛绒玩具商家多达上千家,以服装颜色到大小尺寸,适合人群等等领域划分,造型种类更是有上万种。除此之外,还有表情包、挂饰、衣服、帽子等等,萌宠们的周边简直应有尽有。当然也有像王可可这样,靠售卖宠物用品变现的萌宠。从2016年4月在淘宝开出同名的宠物用品店至今,这家淘宝店借着王可可的金字招牌,销售包括狗粮、狗配饰、狗运动用品在内的一系列用品,业绩已经超过千万,预计今年能超过3000万元。这对于一家几乎零起步的淘宝店来说,发展如此迅速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其次,直播、广告和拍片样样不落,向明星看齐。成为网红后的萌宠们当然不止是靠出售周边用品赚取利益这么简单。据了解,作为微博宠物网红的“妞妞”和“端午”,经过主人“回忆专用小马甲”的一手打造,2015年一条有“端午”和“妞妞”出镜的原创微博广告就已经价值十五万人民币,如今的广告价格保守估计已经高达30万到50万。而其他想要依靠宠物吸引关注,汇集人气的微博大V们则是会通过各种直播和短视频来展示宠物们的生活日常并通过直播打赏获得经济利益。

除此之外还有那些宠物明星们,《警花与警犬》里的狗狗们都是真正的警犬,拍摄这部作品时属于零片酬出演,爆红之后主要用于宣传北京公安部;而《神犬小七》中的狗狗们则完全走上了影视明星的路线,剧中的狗狗纷纷被各大工作室签下,工作室则会为他们接拍广告和其他影视作品。有关人士曾透露希望将这些宠物明星们打造成类似好莱坞的盈利模式,即票房占总收入的30%,周边占70%。

宠物会不会打破网红昙花一现的魔咒?

网红之路注定不平坦,宠物们想要一帆风顺可能不太容易。对于网红来说,魔咒是真实存在的。根据艾瑞咨询和微博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显示,2017年粉丝规模在10万人以上的网红人数较2016年增长57.3%;与此同时,2017年中国网红粉丝总人数在原有的庞大基础上继续增加,达到4.7亿人,环比增长20.63%。这说明网红行业发展迅速,网红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网红们想要继续通过直播等强烈依赖自身热度来变现也越来越难,这似乎成了限制网红们发展的魔咒。

一方面,现如今各项政策相继落地,这些政策传递出了强烈的舆论引导信号:那些旨在吸引眼球的低俗内容,将很难再被允许。据了解,此前网红们保持热度的方式一般是提供“无节操”或者“打擦边球”的作品,但当政策相继落地后,网红们想要继续使用以前的方法是不可能的。

另一方面,网红们爆红的原因大致分为艺术才华、搞怪作秀、意外、网络推手四大原因。无论是哪种原因爆红的网红们,如果后续找不到更合适的团队包装或者团队制造不出更有吸引力的爆点,都会让他们在爆红之后迅速沉寂。

但如今,宠物网红结合宠物市场发展或许能打破魔咒。根据亚宠展发布的《2016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我国养宠人群主要分布在北上广,以35岁以下的80后和90后群体为主(占比53.9%)。我国宠物行业(食品、用品、医疗和日常服务)于2010年起进入高速发展阶段,2015年我国宠物市场规模已近1000亿元,到2020年有望突破2000亿元,2010年至2020年年均复合增长率预计可达32.8%。这说明未来宠物经济大有前景,行业发展将持续性加快。

在这种情况下,有庞大粉丝基础的宠物网红如果能够结合市场的发展,创办属于宠物网红们的宠物电商,在宠物电商成立初期依靠自身热度吸引用户,后期依靠产品而逐渐脱离对热度的依赖,即便是当宠物网红热度不在,也依旧能够获得经济效益。如此一来,一方有流量另一方有发展基础,似乎能达到双赢的效果。

总之,萌得人一脸血的宠物们,想要在网红圈里杀出一条康庄大道,仅仅依靠萌图或萌视频已经不能再吸引更多粉丝的注意。在萌宠日益增多的网红流水线时代,已经成名的萌宠网红们想要保住自己的江湖地位,或许还需要跟饲主的共同努力。但就目前来看,宠物网红似乎已经打破网红昙花一现的魔咒。

第一时间获取面向IT决策者的独家深度资讯,敬请关注IT经理网微信号:ctociocom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并保留原文链接: 文章来自IT经理网
相关文章:

    分享
    0
    内容
    0
    0
    0
    0
    0
    0

关于作者

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写评论

忘记密码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