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那些良莠不齐的移动健康应用

doctor-lab-coat

移动健康是今年CES大展的热点之一,各种可穿戴监控数码玩意和健康apps,从监控你的心率、血压、饮食习惯到睡眠周期几乎无所不能,数码科技产品似乎已经洗心革面,准备从“毁健康”向“保健康”转型。

Pew公司的美国网民生活方式调查报告显示,超过半数的智能手机用户通过手机咨询医疗健康信息,其中五分之一的用户曾下载健康应用而根据飞利浦电子的一项调查, 近三分之一的美国人,依赖于交互式健康应用,或者症状检查网站来判断身体健康状况, 而不是求助医生。

巨大的市场潜力让移动健康成为资本追逐的下一个热点,大量手机健康应用如雨后春笋一夜之间登录iTune苹果应用商店,对于普通患者和医生而言,这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

虽然移动应用的普及和投资都在快速增长,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大多数健康应用的产品质量较差,用户忠诚度很差。产业分析师表示虽然病人们对移动医疗健康应用的热情高涨,但是医生们却在抵触这股潮流。普华永道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报告显示,医生们以缺少培训、责任问题和扰乱工作流程为由不愿加入移动健康的潮流。(编者注:读者们请摸着良心说,你是否希望你的大夫在诊断时通过iPhone或iPad查看X光片,而不是像原来那样查看大尺寸的高清晰胶片)

PHR-IPAD

Sun的联合创始人Vinode Khosla曾把现代医疗比作巫术,认为科技将取代80%的医生。他还认为医疗业变革的驱动力将来自其他行业的企业,而不是医疗业的专家。但有一点我们无法否认,那就是:

医疗是一门高度专业化的服务,科技推动医疗健康服务数字化、移动化、社会化的过程中,移动医疗应用的专业性很难得到保证,而应用商店的审核人员和用户又都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来鉴别移动健康应用的质量。

我们举一个典型的负面例子——iSAD。iSAD是一款宣称能减轻季节情绪障碍(冬季时会产生严重的情绪压抑)症状的iPhone移动应用。iSAD的原理是常见的光疗法,但是治疗季节情绪障碍症需要至少2000流明的光照强度(大致相当于一台商用投影机的亮度),而一部iPhone的屏幕亮度只能达到200流明,这意味着iSAD这款应用根本就是在浪费患者的时间。

苹果应用商店的审核人员在枪毙无人机应用时显示了极高的国家安全意识,却向“江湖郎中”式的移动医疗应用敞开大门。

当一款糟糕的移动健康应用危及用户健康时,远不是“差评”和卸载能够弥补的,消费者和医生都应该对iPhone和iPad中五花八门的移动健康应用保持足够的警惕性。毕竟,程序员不负责治病救人,而且移动健康应用的开发目前还缺乏必要的规范和管理。

根据IT经理网之前的报道“2013年美国移动医疗进入实质阶段”——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委员会(FDA)目前还没有明确规定哪些类别的应用将需要FDA的批准才能上市,但根据MobiHealthNews的统计, FDA已经批准了75个医疗类的移动应用了。 这说明FDA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认可了医疗类的移动应用。但是开发者还需要FDA进一步明确应用的监管范围和批准流程。

我们也应当看到移动健康应用的积极案例,例如WellDoc移动糖尿病管理应用的开发公司在发布应用前就做过严格的有效性测试,实际上那些被归类为医疗设备的移动应用在获得FDA批准前都需要经过严格测试,例如AirStrip的心理监测应用

移动医疗/健康应用正处于爆发式增长的初期,对于医疗资源紧缺、医疗服务渗透率低的中国来说,其社会意义尤为重大,政府管理部门应当尽快明确相应的应用开发规范和管理制度,不作为和低效率都将成为阻碍变革的瓶颈。

第一时间获取面向IT决策者的独家深度资讯,敬请关注IT经理网微信号:ctociocom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并保留原文链接: 文章来自IT经理网
相关文章:


关于作者

能用IT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极客、科技作家、周末画报专栏作家、IBM商业价值研究院资深撰稿人、增长黑客、数字营销专家、数字隐私与信息安全顾问;著有《软件的黄金时代》。邮箱:liuchaoyang@ctocio.com

写评论

忘记密码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