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4岁Linux内核开发者去世

Linux设备能够顺利使用WiFi网络需要感谢一位未接受过正规计算机科学教育的,耄耋之年仍然为Linux内核做出卓越贡献的业余编码爱好者。

上周末,一条简短的信息出现在Linux内核邮件列表上,提醒大家一位为Linux做出重要贡献的人物突然离去。

Larry Finger(题图)的妻子Denise Finger在周五晚上向Linux无线通信列表发出通知:

“Larry Finger,一位你们的开发者,于6月21日去世。”

根据LWN.net的报道,现年84岁的Finger至少从2006年起(当时内核开始使用git进行版本控制)为94个Linux内核版本贡献了1464次提交。在Linux内核贡献有时非常艰难的情况下,这一成就是非常了不起的,尤其是对一位没有正式计算机培训背景且自认为是科学家的人来说。

深耕Wi-Fi领域:Larry Finger的卓越贡献

无论如何,这种努力都值得庆祝。但更令人敬佩的是Finger专注的领域,使他成为一位耐心且高产的贡献者。

在Finger开始贡献时,让Linux设备的Wi-Fi正常工作是非常艰难的。安装后硬件能被识别、激活并正常工作的几率就像打扑克拿到同花顺。如果你的无线芯片组还没有被支持,你只能使用NDISwrapper,这个Windows接口的补丁工具既让你的Linux安装变得不那么开放,同时安装和维护仍然令人痛苦。

Finger开始通过Broadcom的BCM43XX驱动程序解决这一问题。由于Broadcom没有提供其设备的代码,Finger帮助逆向工程必要的规格,通过手动转储和读取硬件寄存器实现。他还提供了许多Realtek驱动程序。许多博客和留言板上的评论者指出,他们的系统至今仍在使用Finger的代码。

科学家的传奇人生

除了他在内核中的数百次提交外,Finger在网上的存在感并不强。他为DRAWxtl(一个开源的晶体结构绘图软件)建立了一个页面,但没有个人主页。他偶尔回答Quora上的问题,他的GitHub资料显示他在2024年为项目做出了100多次贡献。

也许能深入了解Finger的一个地方是他在2005年为《Linux Journal》撰写的三部分系列文章《Windows工作站环境中的Linux》。他总结了自己的背景:1963年是Fortran程序员,1970年代为科学仪器开发PDP-11接口,1980年代初从事VAX-11/780工作,然后转向Unix/Linux系统,直到1999年从华盛顿特区的卡内基科学研究所退休。极为稀有的矿物Fingerite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他在晶体学领域的工作使他获得了赴北巴伐利亚研究的奖学金,这在他回答Quora关于高速公路的问题时提到过。

退休后,Finger在《Linux Journal》中写道:“我成为了一名全职房车居民,致力于避免寒冷天气。”他和妻子Denise那年抵达亚利桑那州梅萨的一个55岁以上房车社区。他加入了那里的电脑俱乐部,俱乐部有越来越多的Windows PC共享DSL连接,由一个运行WinGate的系统管理。一位新的房车度假村老板想将工作站扩展到22个,但WinGate的许可证费用对俱乐部来说太昂贵了。Finger对“在关键任务中使用Windows 98高度不信任”,于是开始构建一个DIY的Linux替代方案。

在系列文章中,Finger描述了他如何提升网络的路由和服务器容量,该网络最终扩展到38个用户工作站、各自的Samba共享、会员数据库、VPN隧道、几个免费的RJ-45端口以及“整个公园的免费Wi-Fi接入”。

传承与影响

许多人评论了Finger为使Linux更易用所做的重要工作。有人提到,Finger还指导了许多人,这种看不见的工作具有指数效应。LWN.net上的“MB”写道,Finger“指导其他人将Broadcom的开源代码融入内核。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而这只是Larry成功故事的一小部分。”

在2023年,Finger在Quora上回答了一个关于“没有任何计算机科学正规培训的人是否能为Linux做出重大贡献”的问题,他写道:“我认为我做到了。”Finger链接了6.4内核的统计数据,显示他的代码占据其中的172,346行,大约占总数的0.5%。

“我从未参加过任何计算机科学课程;然而,我有相当多的编码经验,这些经验大多发生在计算机还远不如今天强大,编写高效运行的代码至关重要的时候。”

Finger在他的回答中建议,从小补丁开始,深入阅读指南,并始终使用git的send-email发送补丁:“没有什么比用像Thunderbird这样的邮件客户端提交的补丁更容易被否决的了。”找出评论和文本字符串中的拼写错误和错误也有帮助,尤其是在涉及跨国家贡献者的项目中。Finger建议要有耐心,预期会收到关于遵守规则和格式的批评,并继续坚持下去。

在另一个关于内核驱动开发的Quora回答中,Finger说:“这种活动可以非常有回报,但也同样令人沮丧!”他建议学习C语言,也许从分析USB驱动程序开始,并花时间学习DMA。

“不要失去希望,”Finger写道。“我花了大约两年时间才不仅仅能告诉专家我的系统在哪产生了错误。”

Larry Finger的逝世令整个Linux社区深感惋惜,但他的贡献和精神将永远激励着后来的开发者们。

参考链接:

https://arstechnica.com/gadgets/2024/06/larry-finger-linux-wireless-hero-was-a-persistent-patient-coder-and-mentor

第一时间获取面向IT决策者的独家深度资讯,敬请关注IT经理网微信号:ctociocom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相关文章:
标签: , ,


关于作者

隐私已经死去,软件正在吃掉世界,数据即将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