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工作香不香?不一定

我同学生活在美国中部的密尔沃基市,在一家生产塑料制品的家族企业中负责并购合作,算是管理层的一员。她的宝宝才14个月大,她在家工作也有14个月了(从待产到疫情期间被迫在家工作)。最近她开始应公司要求回办公室上班了。对于热爱工作和社交的她来说,复工没啥不好,唯一难以适应的是陪孩子的时间骤然减少,打破了一年多来的平衡。她准备跟老板提弹性上班的事,但心里又比较忐忑,因为有工厂,大多数工人并没有像她一样能在疫情期间一直在家工作,他们已经对此颇有微词;而且她觉得,老板的心里也默认“员工在家工作就是会偷懒”……

随着疫苗注射在全球的普及,这也许是很多人当前正在面临的现实“复工”问题。

对远程的纠结和摇摆

尽管在过去一年中,全球大多数企业都或多或少地拥有了远程办公的体验和经历。但是,随着疫情正在得到控制,很多公司的管理者仍然在接受远程工作(以降低成本、吸引/保留人才)和在办公室工作的惯性或对变革的抵制之间摇摆和纠结。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最新的公开讲话中表示,远程办公实际上是一个不利条件,因为在办公室工作绝对是无可替代的。

讽刺的是,他认同员工在远程工作时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并且承认远程办公节省了大量资金。实际上,仅在几周前,他宣布永久性的远程工作对于华尔街是现实的,并且至少10%的摩根大通员工将永久采用WFH(work from home)。然而现在戴蒙先生又说他已经厌倦了远程工作。

Jamie Dimon

其他企业(如德意志银行),甚至是远程工作的“优势”领域——互联网科技企业(如Netflix,Google)也不例外。

2020年11月,德意志银行提出了荒谬的建议——对远程办公者征收5%的特权税,遭到了如潮的批评。在那之后的几周内,有人猜测该行正在考虑每周2天为其员工提供永久性WFH选项。而该行最终对外公布的政策是,即使在办公室开放后,他们也将允许员工每周在家工作3天!

Netflix的首席执行官Reed Hastings曾坚决反对远程工作,并说一旦有疫苗,他们就会让每个人都回到办公室上班。有意思的是,如果你查看Netflix的招聘页面,你会发现很多在招的远程职位。

甚至曾多次公开表示他们未来将拥抱远程混合工作模式的Google,最近却宣布,从现在起,员工在家工作超过14天都需要事先获得批准。

知名企业尚且如此,其他无数企业管理者内心的纠结和矛盾可想而知。尽管所有公开的调查数据都指向超过半数(甚至更高比例)的领导者表示未来更倾向于采用远程与现场办公混合的工作模式,但具体政策的调整和尘埃落定需要一个过程,没有一个简单可行的答案。

拒绝也不是没道理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在疫情期间针对上百万美国人的调查数据,尽管在远程工作阻力背后可能有技术或安全方面的原因,但主要的障碍是对变革的本能抵抗。超过50%的没有灵活或远程工作选项的公司将“长期的公司政策”作为原因。换句话说,他们认为“远程工作”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临时措施。

管理人员担心,如果员工在非正式的地方(如家中或咖啡馆)工作,生产力和专注力将降低;同样,如果员工不在同一地点工作,团队凝聚力和公司文化可能受到损害。有些领导者甚至认为这样的无形损失已经超过远程办公所节省的现实成本。

许多经理人发现管理远程工作人员非常困难,他们已经习惯于面对面的管理方式,习惯通过当面的交流来获取信息和反馈;习惯通过员工打卡的时间来评估其贡献……效率低下、沟通不便、管理失效是人们诟病远程办公时出现频率最高的“微词”。由于缺乏应对的技能,一些管理者选择不允许进行远程工作,甚至不提供灵活的时间表。

如果没有这次疫情,这些人“抗拒”远程工作的状态可能还会持续好几年。疫情让美国三分之一的劳动力,以及所有“信息工作者”的一半,都可以在家工作(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如今,拥有远程工作经历的人数一直在增长,而且这些人中98%都希望可以有选择地在其余下的职业生涯中继续进行远程工作。

在纠结中前进

疫情为全球远程工作的趋势按下了快进键,远程工作得以提前占据了天秤的另一端,纠结和摇摆也是前进。更多的雇主开始对远程工作进行尝试。在Owl Labs进行的一项针对1202名22至65岁全职美国工人的调查中,有2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可以接受削减10%的薪水以获取远程工作的机会,而只有不到五分之一(1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想在将来进行远程工作。

许多雇主都在试水。比如,美国有一家床垫评论网站The Slumber Yard,整个团队就12名员工,一直全职在办公室工作。直到一名员工说服老板Ross和他的业务伙伴允许他在家工作一周的时间。

Ross解释说:“他最初询问他是否可以全职在家工作,后来经过协商和妥协,我们最终确定他可以每周三天在家工作。老实说,从雇主的角度来看,让员工在家工作实际上没有多少好处。沟通、管理和审核工作都更加困难。”

The Slumber Yard员工合影

但是他们可以理解WFH给员工带来的好处。Ross说:“这个员工的家离办公室比较远,往返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而且我确实相信在家工作可以帮助提高生产力和效率。但这并不能一概而论,是因人而异的。有些人在办公室(尤其是开放式办公室环境)中工作更有可能会分心。”

Ross认为,这项特殊协议能够达成是因为该员工是“了不起的沟通者”。他认为,总体上看,远程办公除了节省办公室空间外,给雇主带来的好处仍然非常有限,以至于他们仍然不愿普遍地批准此类要求。

然而,研究表明,经过一年多远程工作的尝试和体验,情况已经有所变化,提供远程工作的选项虽然不是必须的,但实际上会给企业形象以及未来发展潜能加分,尤其是在保留和招聘员工方面。根据上述Owl Labs的调查,与只能在现场办公的员工相比,有远程工作机会的员工计划在未来五年继续服务于同一企业的可能性要高13%。80%的员工表示,当面临两项类似的工作机会时,他们会拒绝不提供灵活工作方式的一方。

对那些在家庭中处于照顾者地位的人,特别是对于有孩子的人,远程工作或弹性工作制的吸引力更是成倍增长。现在,共有86%的父母希望灵活地工作,而在疫情发生前,这一比例为46%。

事情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春天,全美在线职位发布创下新高,超过700万个职位。重新开张的餐馆找不到足够的人手;大型银行提供了全新的优厚福利来吸引年轻银行家们的注意;谷歌、微软、Facebook、摩根大通和高盛等领先公司正在呼吁人们返回办公室。

当前的大势所趋是灵活的混合工作安排。其中包括每周两三天到办公室上班,全职远程工作或全职办公室工作,丰俭由人。同时研究表明,如果不提供远程工作或灵活时间表的选项,很大一部分人会辞职并寻找新工作。

因此,如果你想保持远程工作的可能性,现在是遵从内心主张的完美时机。

以变应变才是正途

去年的大型“实验”给了我们很多宝贵经验,也扩大了我们对自身适应能力的认知。人类被迫将数字化转型进程缩短了三到五年,原来五年规划中完成的任务,三个月内就搞定了。我们在互联网上实现了“一切工作如常”。这让我们发现哪些原来必须的流程不一定是“必须”的;哪些不可或缺的环节需要改进和珍惜……

现在,是时候要求管理层针对是否拥抱远程工作模式制定相应的政策了,也许是审慎、大胆而艰难的决定,而这是领导者的职责所在。

当然,每家公司都有独特的文化和商业模式,必须根据自身的价值观和使命来寻找答案。适用于Twitter或Facebook的有效模型不一定适用于制造业生产公司或战略服务公司。

IBM 可谓是远程工作政策的鼻祖,早在 1979 年,IBM 就开始了远程工作机制的尝试,并且事实也证明成效显著,IBM 的远程工作人员数量也一度激增,到 2009 年,几乎有 40% 的 IBM 员工采用了远程工作模式。但是,2017年 5 月,IBM 却公开取消远程工作机制,让数千名远程工作人员再次回到实体办公场所……而在2020年11月,IBM前首席执行官Ginnit Rometty公开表示,即使在疫情之后,远程工作也将继续保留下来。

也许拥抱变化,及时适应,审时度势,因地制宜,不墨守成规才是正确的答案。

第一时间获取面向IT决策者的独家深度资讯,敬请关注IT经理网微信号:ctociocom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相关文章:


关于作者

聚焦敏捷技术趋势、实践经验、成功案例,传播敏捷文化及价值观。微信公众号:agileart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