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一门肮脏的生意

patent-warlords_thumb

近日,在庆祝施乐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Xerox Palo Alto Research Center,简称Xerox PARC)作为独立公司运营十周年的庆祝活动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开放创新中心执行主任Henry Chesbrough指出:

一些企业和个人掠夺性地使用知识产权,正在成为开放式创新进程的严重障碍,而开放式创新正是今日科技革新的最重要的驱动力。

Chesbrough表示,在专利制度诞生的早期,因为没有专门的司法系统处理专利事务,专利的价值往往被低估。但是随着专利的法律制度不断健全,对专利的保护已经走到了另外一个极端。”某些企业的所有收入都来自囤积的专利,但他们根本没有打算应用其中任何一项专利。”Chesbrough说道。

Chesbrough进一步指出:我们要做的是呵护创业企业,让他们得到足够的资金,在市场中创造价值,而不是任由一些专利投机企业(通过囤积专利)抢先封锁整个市场,而他们自己从来不打算使用囤积来的专利。

明眼人都知道Chesbrough几乎就是在不点名谴责高智发明、高通这样的”双高“专利公司,当然微软和Oracle对Android厂商的盘剥也属于典型的掠夺性专利盘剥,虽然微软在智能手机领域创新疲软,但是微软从Android手机剥削的专利费并不比那些挥汗如雨的HTC之类的Android厂商挣得少。这些通过掠夺性专利把创新公司和创新市场当成”提款机“的大公司不在少数。

例如在眼下最为火爆的大数据市场,Vertica,Splunk和Cloudera等创业公司是过去几年大数据的创新主力军,但这些创业公司只占整个大数据市场营收的不到5%,最近IBM、VMware、惠普、EMC等在大数据创新领域行动较慢的传统IT巨头则纷纷展开疯狂收购,目标显然不是增加几个可有可无的订单,而是这些创业公司的专利技术。这是一场类似智能手机领域的专利大战,战争的结果是这个领域的专利门槛迅速拉高,而有活力的创新公司数量锐减。

近年来IT和移动互联网世界的专利战硝烟四起。恶魔、巨人、构陷、攻伐、雷池、血盟、合纵,所有“魔兽世界”里的元素都可以在现实的专利战争中找到原型,当所有已故和健在知名IT人士都宣称PC时代已经过去,微软行将过气的时候,专利战争给了人们一记响亮的耳光。过去十年全球十大专利诉讼案中有六次发生在科技界,其中四次微软都成为原告,一部智能手机涉及的专利高达25万个,微软从 Android手机中获取的专利收益是Windows手机收入的三倍…前微软CTO创办的高智发明更是成为所有硅谷以及硅谷以外的科技公司的梦魇。

专利,正在成为一门肮脏的生意,多少“专利海盗”公司以保护创新之名,却干着收“保护费”的营生。这些“专利海盗”布下的专利地雷阵让整个硅谷为之胆寒,遑论中国等发展中市场的创业公司。

正如Chesbrough所说:今天,对知识产权的合理利用已经不再局限于类似施乐和GE这样的大公司的研发中心,开放式创新意味着这些企业需要与更多小公司分享知识产权。

数据表明,中小企业和创业公司正在成为创新的源动力。1981年全球70%的研发创新由员工数超过2.5万的大公司完成,只有4.4%是由人数不到1000人的中小公司完成。但是到2007年,大企业在创新上的支出不足总研发经费的25%,而小公司在研发上的投入却占到了行业总体研发经费的三分之一以上。

但专利,正成为扼杀IT业创新的那双无形的手,大多数IT巨头,包括Google、苹果、三星、EMC、IBM、Oracle纷纷加入专利军备竞赛,他们通过收购创业公司,杀鸡取卵,主要用于补充专利军火库,在专利的重量级博弈中占据有利地形。

当32年前乔布斯从施乐PARC研究中心”窃取“图形用户界面的时候,乔布斯应当庆幸,他赶上了“好时候”。

第一时间获取面向IT决策者的独家深度资讯,敬请关注IT经理网微信号:ctociocom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并保留原文链接: 文章来自IT经理网
相关文章:


关于作者

能用IT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极客、科技作家、周末画报专栏作家、IBM商业价值研究院资深撰稿人、增长黑客、数字营销专家、数字隐私与信息安全顾问;著有《软件的黄金时代》。邮箱:liuchaoyang@ctocio.com

写评论

忘记密码

X